一个存在主义者的暴风试验

发布时间:2018-06-27 03:12:10

一个存在主义者的暴风试验

  男主人公外出谋生,母亲和妹妹在家中以开一个小旅馆为业。二十年后,男主人公成了富翁回到家乡。为了给亲人一个惊喜,他化名以一个普通旅客的身份住进了母亲的旅馆,并且透露自己很有钱。但母亲和妹妹没认出他,为图财还将他杀害。知道真相后,母亲和妹妹自杀。

  加缪以此表达的是一种荒诞哲学:一切都稀奇古怪,但又那么理所当然;荒诞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能量,它能操纵人的命运。后来,加缪以他的死亡验证了世界的荒诞: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不到三年,一场意外车祸夺去他的生命。

  暴风集团CEO冯鑫喜欢加缪的哲学观,“这个社会是荒诞的,所有规则都是荒诞的”。

  那时,冯鑫创业恰好5年。创业刚开始时,他拿了点投资,想收购一家名叫暴风的视频播放器。这个软件是哈尔滨一个工程师开发的,装机量几千万。对方不愿意卖给他。后来一个投资人做中介,他花了1000多万元将其收入囊中。

  本来冯鑫拿到IDG第一轮投资时,就冲着去美国敲钟的。但到2010年,优酷到美国上市了。他觉得,暴风作为一个视频客户端,在美国就不吃香,况且又不如优酷,那在美国上市的机会能大吗?

  一家是华谊兄弟。2010年,华谊登陆创业板一年了。上市那天,华谊的股价由28块瞬间冲到91块,冯小刚瞠目结舌的表情被电视台反复播放。冯鑫评价华谊:“一上市就立刻像明星企业一样,估值也很高,这个企业突然就社会知名了,所以它有巨大的品牌效应。”

  另外一家是乐视网。它在2010年登陆创业板。冯鑫评价:“(乐视网)上市以后,叮叮当当也成为了互联网的重要企业”。

  做完这个决定后,冯鑫为拆除VIE架构,忙了两年。但A股又突然中止了IPO的审批。这一等又是一年半。就在他等待回归A股的这几年里,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这些视频领军者们开始了争夺独家版权的烧钱游戏。

  这种烧钱游戏,用冯鑫的话来说就是“花了互联网最贵的钱,挣互联网最不值钱的钱”。

  冯鑫眼巴巴看着别人开始烧钱大战。融钱少无法参与是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在A股上市,盈利是必要条件。如果他参加版权大战,上市就没戏。所以,在等待IPO开闸时,冯鑫对暴风的播放器进行了各种升级,比如左眼、3D、右耳、极速、省电这些观影功能。用户活跃度不错,客户也愿意投放广告。他挣到钱了。

  这期间,很多人都来谈收购。阿里巴巴的陆兆禧找到冯鑫说,未来几年投资9亿美元,和暴风合作。谈了几个月,冯鑫某次开会间歇收到短信:A股的IPO要重启了。

  2015年,华谊兄弟营收、利润双涨。这年是华谊的黄金年。高管开始套现。当年,华谊的董事长王中军花1.85亿元买了幅名画。华谊出品的《老炮》大卖,冯小刚在里面扮演个没事遛遛鸟的混子。

  2015年,乐视风头正旺。贾跃亭携着他的PPT,走上蒙眼狂奔的生态化反之路。他的影视、体育生态版图,吸引了大半个中国娱乐圈的投资,其中还包括华谊的签约艺人冯绍峰。

  2015年,该暴风的冯鑫出场了。这年暴风上市。上市前的某个晚上,冯鑫用手机查了乐视三个多小时的消息,越查越敏感。他意识到,市场对于乐视的追捧如同一个馅饼,马上就要砸到他的头上了。

  3月,暴风上市,不到两个月,股票连续三十几个涨停,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到280元,市值达到300多亿元。他后来说:“每天看股票各种涨、创纪录,也会有YY(意淫)的小乐趣啊。”在这期间,因冯鑫推出的暴风生态战略又跟势头正旺的乐视生态类似,暴风从此被冠上小乐视称号。当年4月,暴风对旗下的VR项目暴风魔镜进行增资扩股,华谊投了2400万元。

  再转眼,就是2018年了。三兄弟过得都不好。百度上的新闻标题一个比一个狠。

  华谊的标题是《华谊是下一个乐视吗?一旦踩踏再牛的公司都回天乏术》。华谊的股价下跌整整三年,公司市值从最高接近900亿元到现在不足200亿元,业绩疲软,王中军还有着跟贾跃亭同样激进的股权质押。

  乐视,作为一个已经崩溃的帝国,成为以史为鉴的范本,主要就出现在跟华谊、暴风的对比类新闻稿件里。贾跃亭正在美国造车,冯绍峰的本金算白花了。

  暴风的标题是《热点蹭个遍的暴风,会是下一个乐视吗?》。暴风的股价目前已经跌到16元,市值也只有50亿元。冯鑫陷入泥沼——业绩疲软、生态战略遇阻、与贾跃亭相似的股权质押等等。舆论从去年就开始怀疑,冯鑫该不会成为贾跃亭吧。

  8年前乐视网上市时,它在网络视频市场的排名非常靠后。当时华兴资本CEO包凡调侃:“一个排名第17位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如果包凡看到暴风的招股说明书,再对比暴风妖股表现,可能又要调侃:这就是一个视频播放器,一年几千万的广告利润,买一部热门影视剧的版权就立即ST,你们这些股民是不是失去理智了?

  妖股暴风席卷市场时,马化腾到证监会做演讲时还说:“对A股市场中连续飙升的妖股表示不可理解,这些企业都在互联网行业中排不上号。”马化腾很含蓄,没点名。

  2015年5月,冯鑫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在一间布置简陋的会议室里,他抛出了“DT大娱乐”战略,后来又升级为“N421”战略。从此,暴风成为“小乐视”,以控股和参股形式进行多元化布局和扩张。这些领域包括影视、音乐、体育、游戏、VR、互联网电视、金融、秀场、国际化等等。

  这是他在公司上市后闭关思考的结果。视频圈子是没法深耕了。暴风再去搞版权之争,走的是被动、赔钱的老路,生意难做大。

  冯鑫将资本对暴风的认可比作武器,有时是“核弹”,有时候是“AK47”,但到底怎么用呢?刚好暴风上市那会儿,马云做了个DT的演讲。“所以很感谢当时马云给了提醒,在关键时候送来了这个词——DT。”冯鑫说。

  从IPO时还没有考虑清楚未来,到DT战略的出炉,冯鑫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左右,还是闭关的时候想出来的。从此,当他开始对外输出DT大娱乐战略时,信心满满。(你可以阅读2015、2016年冯鑫写给投资人的两封信,感受他的豪言壮语。)

  很有可能,对一个战略进行话术包装、宣传,恰好唤醒了他心底沉淀已久的技能。在他1998年进入金山公司正式进入IT业前,他做过喔喔奶糖的销售,还在鼎盛时期的保健品巨头三株待过,专门叫卖“有病治病,没病防病”的口服液。推销,正是他的专长。

  冯鑫喜欢摇滚,喜欢禅、研究佛学,爱好闭关,还喜欢萨特、加缪这些“存在主义”哲学家,是一个文艺青年。他的办公室没有电脑等办公用品,桌上就摆着一个大烟灰缸,茶几上摆着茶具。每天中午就待在办公室打坐。

  “存在主义其实很简单,它告诉你,这个社会是荒诞的,所有规则都是荒诞的。”他说。

  冯鑫歪打正着地看到华谊、乐视在国内被追捧,决定回国上市;而当暴风上市时,国内恰逢“互联网+”上升为国家战略,A股市场的互联网股票就只有乐视,投资者正期盼着一个互联网概念股。刚好他构思战略时,马云又讲到了DT。在这一系列条件的催化下,暴风成为妖股。

  冯鑫是一个机会窗口的受益者。他以及他的公司若按照以往的发展路径,绝非弄潮儿,不过是偏于一隅,小富即安的生意。而这一系列运气因素形成的巨浪,将他推到了浪尖。而他也收下浪潮所形成的能量,准备做出一番事业。

  王微才是真小资。王微还在土豆网当CEO时,碰到了一个富豪,那富豪的长相让他想起了作家奈保尔。他问自己,是想当富豪,还是想当奈保尔?他给的答案是当奈保尔。他的梦想,跟做大做强企业没关系,而是出一本书,或者拍一部伟大的商业电影。后来土豆卖给优酷后,王微就成立了电影工作室。他的助理很开心:还好你没选择电子商务或者游戏。是啊,风口创业,对于文青来说多无趣。

  冯鑫才是假小资。这个将资本追捧比作“核弹”,脑子里装着“生态”的男人,追过的热门风口无数,去年年末,他还试水了区块链。

  乐视帝国坍塌的时间点是2016年11月6日。当天,贾跃亭发布了公开信,次日又接受采访承认扩张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后,引发乐视火烧连营的危机。

  火又烧到了暴风。资本方、客户、供应商都来询问。乐视危机后,冯鑫觉得公司被说成是乐视,太冤枉。去年,冯鑫专门开会去撇清关系,自称把自己撕开给大家看,公布了一些财报之外的数据。

  他说,“我跟贾跃亭见过,但是没有过多的沟通,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圈子的。我们的经历都有很大的不同,想相同才是真的挺难的。”他还说,“有人说,人生最怕猪一样的队友。我觉得,还怕无法琢磨无法言喻的类同行。”

  冯鑫和贾跃亭都是山西老乡。贾跃亭创办的以视频起家的乐视帝国,并非典型意义上的励志故事。他扑朔迷离的身世、超前的商业模式、纠缠不清的政治传闻、难以穿透的财务报表交织涂抹出一位互联网企业家中的异类以及失败者。

  但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两头一模一样的猪。两只猪在细节上会有差异,但相似的特征决定了他们是同类。

  具体到乐视和暴风,两者在细节上会有差异,比如一个布局手机、汽车,一个没有,但两者又在体育、电视、金融等领域开展类似的布局。其次,这二人动机类似,都希望在妖股盛宴狂欢中,借势从视频的领域里挣脱,以生态知名,建立一个大平台。

  冯鑫撇清跟贾跃亭的关系,也是为公司正常运营考虑。但对于一个被机遇推上浪尖,急于做出点事,一个月制定出战略的人来说,参考风头正盛的乐视生态可能是他当时的一个最优选择。况且,乐视当年的高位股价,也对暴风形成利好。

  2016年7月,证监会公告称,暴风科技通过发行股份方式,作价31亿元收购三家公司的申请未获通过。其中一家公司是刘诗诗和吴奇隆的影业公司。冯鑫操盘的首个大型并购流产,标志着DT战略链条上的影视布局就此流产。

  证监会担心资本炒作起来的故事最终让投资人受损,正在整顿并购市场。冯鑫撞上了枪口。

  他后悔的是,为了这次影视并购,未能利用定增手段,在股价高位时期从股市获得资金。而后果则是冯鑫需要不断进行股权质押,以获取发展的资金。目前冯鑫累计质押股权,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

  6月5号,暴风公告称,将在10个交易日内推出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的增资计划。而就在5月9日,暴风集团才向证监会申请撤回18.42亿元的再融资申请。

  两年前,暴风提交的18.42亿元增资申请,主要为DT战略服务。对于撤回的原因,暴风解释“是综合考虑近期监管政策要求、资本市场环境等各种因素后,结合公司发展战略的调整所作出的决定”。

  而5000万元的融资计划,审批程序简单,证监会在15个工作内做出批准与否的决定。外界怀疑,暴风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6月6日,暴风股价跌停。

  财报显示,2015年—2017年,暴风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1.73亿、5281万、5305万,但利润率却在逐年下滑。

  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3.87亿元,同比下滑14%,净利润亏损2954.17万元。公司流动资产总额只有18.29亿元,其流动负债却高达19.75亿元,其流动资产已经不能够覆盖流动负债。

  冯鑫今年的战略是All for TV,从今年到2020年,他只想讲电视。他又为这个电视找到一个概念:AI电视。数据显示,去年暴风智能电视销量仅为84万台,远低于此前暴风高管于2017年年中声称的200万台销量目标。这一数字仅比2016年多了4万台。

  那个声称能让暴风成为伟大公司的VR业务,因为行业遇冷,亏损,他不谈论了。那个声称要做到互联网第一平台的暴风体育,他也不谈论了。

  去年年末,冯鑫在一个读书会上点评贾跃亭说,贾最大的问题是控制不了欲望。去年中旬,冯鑫反思收购吴奇隆那个影视公司失败的原因时,称自己的问题是太膨胀。